黎黯

一双眼,能燃烧几岁?

脑洞。长城守卫军全员缉毒pa。

其实我只想写守约对邻居阿姨说一句甜甜的阿姨好。


百里守约&百里玄策。

  父亲是缉毒警察,在一场势力极大的剿匪战斗中殉职,当时百里十岁,玄策七岁。又两年,母亲因病去世。

  百里十五岁,多年前那场剿匪行动的残党毒贩上门寻仇,百里在外免遭一劫,玄策被埋伏在家中的毒贩带走。

  此后百里读书,依靠父亲生前的关系四处搜寻玄策线索,由此结识缉毒特警花木兰。她似乎是知晓当年内情的警察之一。并在三年后考取警校。

  

  玄策被毒贩带走后正遭毒贩泄愤式报复,半途被来自异国的警察铠阴差阳错撞见,随后铠一人将毒贩制服,但也被研制的新型毒药重伤。

  慌忙奔逃的玄策被兰陵王捡到并抚养,他不知幕后这位养育他的人是何方神圣,但三年间他继续接受着正常教育,以及战斗方面的训练,成为一名雇佣杀手。

  玄策在一场毒枭冲突中偶遇花木兰,兰陵王出现。他被花木兰带回,进入警校。与百里守约重逢。


“天地正法,唯我无私。”

唯我无私。

一个片段。

玉逍遥起身。君奉天手执一盏静坐桌旁,目光追着他的背影。
玉逍遥舞剑,剑锋挑月华三千。他阖着眼,剑着极快地一式接着一式,步扫满地残瓣。

玉兰簌簌而落,薄云缓移。
  

“恐琼楼玉宇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-”玉逍遥念。
“起舞弄清影。”

君奉天接了一句,他眼里的玉逍遥宛若天人,长睫似蝶,颤动着要飞起。他能想象玉逍遥抬睫时薄红眼尾扫开的一片清冷媚意,以及桃花似的微勾唇瓣间落出的一句“何似在人间”。

一定像叹息似的。
  
君奉天甚至觉得玉逍遥舞完这支便要飞身而去。他不由得锁紧了玉逍遥,对方察觉到他的目光,投来一笑。
君奉天啜了一口酒,蓦地有些紧张。他在心里念。
起舞弄清影。

  
  “对影成三人。”
  “……”

给朋友一个架空设定的配图。
印迦族最后的圣女与其所召唤出的恶魔的故事。不赘述。

“好啊。”
“我助你成王。”

叨叨。
私心画了无眼罩+散发版雷德。
他这么帅。

[华武]破尘。

→华武。自家二位。萧寒x宋璿。
→前后引号引用自小曲儿《太极.破尘》
→自嗨产物。

“抱元守缺,不变应万变。”

剑锋荡开三尺华山月。

鹤袍的武当弟子指掐剑诀,靴底踏寒飞身欲悬,不料抬眼间那华山少年剑风已逼至身前。他推出一式兕望月,待那阴阳图案蓦然飞散时,华山月色正好。
剑匣开合浮光流转,对面人拱手一礼,垂下的眼睫像是沾了银霜。

宋璿淡收目光,指掐太极诀,回礼。

“宋珩。”
“萧寒。”

——此为相识。

————

“若武当皆是你这般通情理的道长,我们能省去不少麻烦。”

宋璿已着和光。
走马金陵一日,路遇一华山青年遭人围劫,上前替其解围。
未察竟是故人,相邀茶馆一叙。

华山一派佩箫。一番畅谈,萧寒笑说今日得道长相助,无银财相报,暂以一曲相抵。宋璿颔首应允。

华山倚窗而奏,唤来暮色漫天,浸得箫声沉沉。
武当听箫,倒茶的手有些不稳。他以指抹去桌上一颗水珠,水痕淡淡不易察。

——此为相知。


————

又是月下。
萧寒侧目看,那人发冠上红石已成松枝,月色挂不住。
他笑了笑,开口唤人名氏。

“何事?”似是眸光淡淡。

萧寒一怔,只觉宋璿眉下是两汪潭,经年如镜未曾泛波,却自是潋滟。

——

他想起昔年华山夜中那场比试。
华山见过的武当皆是开口要债,好不烦人。萧寒对这群道士素来敬而远之,态度冷淡。他极不愿生事端,若真遇上,也只摆出笑脸来周旋一番,遇话中带刺者自然回敬过去,末了风轻云淡一礼便走。

可这天他在浩然台,却遇到一位道长。端的是仙气凛然,眉宇间却仍是一派少年气,似是与自己年纪相仿。他踏雪而立,薄唇微抿。一身鹤袍无风自动,隐见金芒流转。眉间一点朱红,面是月下霜,一双眼眸深而静,是潭。

月出云间,清辉映亮武当弟子发冠上的红石一颗,又沾湿他半身。
竟是看得萧寒有些愣了。

“武当宋璿,可否向少侠讨教一二?”

原来是来打架的。
萧寒收敛心神,腰间霜剑蓦地出鞘,寒芒乍泻。对面武当弟子剑侠开合,他两指作并,剑匣中飞出两柄细剑,浮空流转。萧寒瞧见他额发被剑气拨开,一点朱砂红得晃眼。

——
比试以他一招快雪时晴险胜。
收剑入鞘拱手一礼,萧寒稍有得意却不表露,垂下眼睫唇角微勾,以颔首掩饰。
也是此时,他未看见对面武当弟子的眼睛。

————

“萧寒?”

华山回过神来,倏地笑了。他朝侧首的武当道长倾身过去。常年握剑的手不太适应那把凉如水的青丝,有些促狭。
唇瓣温软,舌尖滚烫,残着些许茶香。

复又抬眼,他瞧见潭上有涟漪叠叠荡开。

——此为相爱。

“一瞬而逝恍惚间,涟漪轻泛,乱止水心间。”

イェイ宙を舞うレイザービーム,Yeah 漫天飞舞的Laser beam
遠方指し示せばバイバイバイ,
遥指远方后Bye bye bye
天空の城まで僕らを導いてくれ
引导我等至那天空之城吧